?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理白族自治州 > 他的脸红到了脖子。忸怩迟疑了好一阵子,他才开口说话:"下个星期天到人民公园去见见吧!" 他的脸红时间拿捏得很好

他的脸红到了脖子。忸怩迟疑了好一阵子,他才开口说话:"下个星期天到人民公园去见见吧!" 他的脸红时间拿捏得很好

2019-09-26 19:56 [东方市] 来源:锅包肉网

菲菲的电话,他的脸红时间拿捏得很好,他的脸红上课和自习时间,绝不骚扰保良。一般都在中饭和晚饭前后,或者保良睡前,她的电话就会不请自来,没话找话地聊上半天。

和上次相比,了脖子忸怩姐姐的体质似乎更弱,了脖子忸怩情绪也更加恍惚,但与上次急于赶走保良的态度不同,姐姐这天晚上在和保良一起吃完晚饭之后,主动在客房里为保良收拾了床铺。姐姐说权虎有些生意上的伙伴比如冯伍之类的人经常在这里留宿,客房里的两张床常常还住不下呢,常常要在地上搭铺。和身体相比,迟疑了好姐姐的心情更加萎靡不振。每天发呆的时间居多,迟疑了好常常暗自流泪。保良问她为什么哭了,姐姐就说想雷雷了。又说也不知道权虎在外面是不是病了,生意做得顺不顺利。一旦保良疑问:姐夫对你不好你为什么还想他呢?姐姐就沉默不语。但她有时会突然情不自禁地,与保良说起她和权虎的一些往事。保良听得出来,姐姐至今对和权虎一起私奔并不后悔,那一段离家出走的生活,仍然是她心里最美最美的回忆。她说权虎那时对她真好啊,虽然他们见不到父母亲人,但他们过得非常快乐,每分钟都在用心拥抱对方,每一刻都会彼此海誓山盟。也许那场恋爱在姐姐心里烙下的印迹太深,也许她和权虎毕竟有了共同的儿子,以至她一心一意跟着权虎,无论怎样颠沛流离也都心甘情愿。即使权虎后来把自己家破人亡的悲剧移怨于她,她也宁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女人的耐性总是远胜男人,就像当初保良无论对菲菲怎样冷淡,菲菲对保良还是有求必应,不弃不离。

  他的脸红到了脖子。忸怩迟疑了好一阵子,他才开口说话:

和往常不同的是,阵子,他他就是在上课时也把手机转入振动,阵子,他置于开机的状态。他在等谁的电话呢?尽管他心里不想承认,但偶尔电话响起,他看到来电显示并不是家里的电话或者父亲的手机时,就有一种失望的感觉。和夏萱同车而往,开口说话下让保良看到了这个女孩的成熟与干练。从省城出发和在涪水到达,开口说话下以及途中饮食茶饭,一应事务全由夏萱联络,起点和终点全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父亲不止一次地指着夏萱对保良说道:如果你当初洁身自好,按照我的要求好好上学,将来从公安学院毕业出来,还不是能像人家一样!你看看人家小夏,应该好好反省自己,你们现在有多大差距,你应该反省自己!和这副强硬姿态相辅相成的另一个措施,个星期天就是逃。

  他的脸红到了脖子。忸怩迟疑了好一阵子,他才开口说话:

很久,人民公园去也许并没多久,人民公园去大卧室的门再次打开。正如所料,父亲一瘸一拐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保良的房门随即被重重地敲响,保良等到敲第二遍的时候,才从床上站起来开门。很久以后,他的脸红保良问过雷雷,雷雷说,他那时的想法非常恐惧:如果不是爸爸妈妈把他扔了,就是他们已经死了。

  他的脸红到了脖子。忸怩迟疑了好一阵子,他才开口说话:

很久以后他对刘存亮说到过他的这个感受,了脖子忸怩刘存亮当然很容易想歪:了脖子忸怩就因为她曾经是你的同学,你的校友?保良的反应果然如料:呃……也不全是。刘存亮脸上立即浮出狡黠的笑意:啊——莫不是你爱上她了?

很快,迟疑了好吃了摇头丸的男女开始神情萎靡。保良环看周围,迟疑了好个个昏昏欲睡,他不由感到恐惧,生怕万一吃死一个可怎么是好。好在没用多久,他们又全都兴奋起来,开始摇头晃脑,就像练过似的,全身每块肌肉,都能随了音乐的节拍,快活地振荡。保良渐渐放下心来,好奇地观摩,看他们丑态百出,看他们亢奋失形。小乖搂着保良,一边摇晃一边灌他大口喝酒,喝得保良苦不堪言。菲菲照例不放:阵子,他“你不就是在吃饭吗,我电话里都听见你们食堂的声音了。”

菲菲照例会答:开口说话下“没有啊,你除了马老板脑子里还有没有别人?”菲菲这才放了保良,个星期天放之前她又重复了一句:个星期天“再来找我可得想清楚再来,我可不是你的自动取款机。你要的钱我已经给了你了,我要什么你心里清楚。你不是老嫌我是个卖的吗,我非让你也卖一回体验体验。你要不想当卖的,你就自觉自愿跟我,两样感觉随你挑吧,下回见!”

菲菲这人,人民公园去一急就要揭人疮疤挖人祖坟,人民公园去保良最不能容忍别人说到他的父亲和姐姐,最不能容忍别人攻击他举目无亲,他又冲上去给了菲菲一下,手并不重,却打在脸上,啪地响了一声。菲菲捂着脸哭了,反手给他一下,被保良挡了,保良红着眼睛走出了这幢房子的屋门。菲菲这天从她姨夫的小吃店里,他的脸红拿回了几个鸭架,他的脸红熬了一锅鸭汤,已给李臣刘存亮喝过,还留了半锅等着保良。保良回来后先在卫生间洗漱,菲菲便把鸭汤热了端进他俩的小屋,等保良洗完进屋菲菲便把屋门关上,把汤盛在两只碗里,坐在床上和保良一起慢慢享用。保良虽然饿了,但没有半点食欲,让菲菲督着喝了一口,咽下之后不知其味。他放了碗,说:菲菲,我想和你谈件事情。我想搬出这里,自己找个地方单住。菲菲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是不是李臣说了什么?保良说:没有。我只是想单住图个清静。菲菲点头,表示赞同:也是,跟他们挤在一起我也别扭,刘存亮还老拿话讽刺我,咱们搬出去也好,可到哪儿能租到这么便宜的房子?保良说:我是说,我自己出去单住,你可以不搬。你要不想住在这里,可以住到你姨夫的店里,也省得每天上班下班来回折腾。

(责任编辑:起毛)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iphone秒抢微信红包
随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