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开业工商注册 > 同学们都强忍住笑。只听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吟唱道: 都在谈论陈家的事情

同学们都强忍住笑。只听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吟唱道: 都在谈论陈家的事情

2019-09-26 20:44 [物流货运物流] 来源:锅包肉网

  第二天早晨,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陈家花园爆出了两条惊人的新闻。从第二天早晨起,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本地的人,上至绅士淑子阶层,下至普通百姓,都在谈论陈家的事情,三太太梅珊含羞投井,四太大颂莲精神失常,人们普遍认为梅珊之死合情合理,奸夫淫妇从来没有好下场。但是好端端的年轻文静的四太太颂莲怎么就疯了呢,熟知陈家内情的人说,那也很简单,兔死狐悲罢了。

四太太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女佣们这么告诉毓如。她不让我们烧树叶,忍住笑只听她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毓如把女佣喝斥了一通,忍住笑只听不准嚼舌头,轮不到你们来搬弄是非。毓如心里却很气。以往花园里的树叶每年都要烧几次的,难道来了个颂莲就要破这个规矩不成?女佣在一边垂手而立,说,那么树叶不烧了?毓如说,谁说不烧的?你们给我去烧,别理她好了。女佣再去烧树叶,吟唱道颂莲就没有露面,吟唱道只是人去灰尽的时候见颂莲走出南厢房。她还穿着夏天的裙子,女佣说她怎么不冷,外面的风这么大。颂莲站在一堆黑灰那里,呆呆地看了会,然后她就去中院吃饭了。颂莲的裙摆在冷风中飘来飘去,就像一只白色蝴蝶。

  同学们都强忍住笑。只听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吟唱道:

颂莲坐在饭桌上,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看他们吃。颂莲始终不动筷子。她的脸色冷静而沉郁,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抱紧双臂,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那天恰逢陈佐千外出,也是府中闹事的时机。飞浦说,咦,你怎么不吃?颂莲说,我已经饱了。飞浦说,你吃过了?颂莲鼻孔里哼了一声,我闻焦糊味已经闻饱了。飞浦摸不着头脑,朝他母亲看。毓如的脸就变了,她对飞浦说,你吃你的饭,管那么多呢。然后她放高嗓门,注视着颂莲,四太太,我倒是听你说说,你说那么多树叶堆在地上怎么弄?颂莲说,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资格料理家事?毓如说,年年秋天要烧树叶,从来没什么别扭,怎么你就比别人娇贵?那点烟味就受不了。颂莲说,树叶自己会烂掉的,用得着去烧吗?树叶又不是人。毓如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颂莲说,我没什么意思,我还有一点不明白的,为什么要把树叶扫到后院来烧,谁喜欢闻那烟味就在谁那儿烧好了。毓如便听不下去了,她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你也不拿个镜子照照,你颂莲在陈家算什么东西?好像谁亏待了你似的。颂莲站起来。目光矜持地停留在毓如蜡黄有点浮肿的脸上。说对了,我算个什么东西?颂莲轻轻地像在自言自语,她微笑着转过身离开,再回头时已经泪光盈盈,她说,天知道你们又算个什么东西?整整一个下午,忍住笑只听颂莲把自己关在室内,忍住笑只听连雁儿端茶时也不给开门。颂莲独坐窗前,看见梳妆台上的那瓶大丽菊已枯萎得发黑,她把那束菊花拿出来想扔掉,但她不知道往哪里扔,窗户紧闭着不再打开。颂莲抱着花在房间里踱着,她想来想去结果打开衣橱,把花放了进去。外面秋风又起,是很冷的风,把黑暗一点点往花园里吹。她听见有人敲门。她以为是雁儿又端茶来,就敲了一下门背,烦死了,我不要喝茶。外面的人说,是我,我是飞浦。颂莲想不到飞浦会来。她把门打开,吟唱道倚门而立。你来干什么?飞浦的头发让风吹得很凌乱,吟唱道他抿着头发,有点局促地笑了笑说,他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颂莲嘘了一声,谁生病啊,要死就死了,生病多磨人。飞浦径直坐到沙发上去,他环顾着房间,突然说,我以为你房间里有好多书。颂莲摊开双手,一本也没有,书现在对我没用了。颂莲仍然站着,她说,你也是来教训我的吗?飞浦摇着头,说,怎么会?我见这些事头疼。颂莲说,那么你是来打圆场的?我看不需要,我这样的人让谁骂一顿也是应该的。

  同学们都强忍住笑。只听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吟唱道:

飞浦沉默了一会儿说,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我母亲其实也没什么坏心,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她天性就是固执呆板,你别跟她斗气,不值得。颂莲在房间里来回走着,走着突然笑起来,其实我也没想跟大太太斗气,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你觉得我可笑吗?飞浦又摇头,他咳嗽了一声,慢吞吞他说,人都一样,不知道自己的喜怒哀乐是怎么回事。他们的谈话很自然地引到那枝萧上去。我原来也有一枝萧,忍住笑只听颂莲说,忍住笑只听可惜,可惜弄丢了。那么你也会吹萧啦?飞浦高兴地问。颂莲说,我不会,还没来得及学就丢了。飞浦说,我介绍个朋友教你怎样?我就是跟他学的。颂莲笑着,不置可否的样子。这时候雁儿端着两碗红枣银耳羹进来,先送到飞浦手上。颂莲在一边说,你看这丫头对你多忠心,不用关照自己就做好点心了。雁儿的脸羞得通红,把另外一碗往桌上一放就逃出去了。颂莲说,雁儿别走呀,大少爷有话跟你说。说着颂莲捂着嘴叶味一笑。飞浦也笑,他用银勺搅着碗里的点心,说,你对她也大厉害了。颂莲说,你以为她是盏省油灯?这丫头心贱,我这儿来了人,她哪回不在门外偷听?也不知道她害的什么糊涂心思。飞浦察觉到颂莲的不快,赶紧换了话题,他说,我从小就好吃甜食,橡这红枣银耳羹什么的,真是不好意思,朋友们都说,女人才喜欢吃甜食。颂莲的神色却依旧是黯然,她开始摩掌自己的指甲玩,那指甲留得细长,涂了凤仙花汁,看上去像一些粉红的鳞片。

  同学们都强忍住笑。只听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吟唱道:

喂,吟唱道你在听我讲吗?飞浦说。颂莲说,吟唱道听着呢,你说女人喜欢吃甜食,男人喜欢吃咸的。飞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告辞。临走他对颂莲说,你这人有意思,我猜不透你的心。颂莲说,你也一样,我也猜不透你的心。

十二月初七陈府门口挂起了灯笼,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这天陈佐千过五十大寿。从早晨起前来祝寿的亲朋好友在陈家花园穿梭不息。陈佐千穿着飞浦赠送的一套黑色礼服在客厅里接待客人,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毓如、卓云、梅珊、颂莲和孩子们则簇拥着陈佐千,与来去宾客寒暄。正热闹的时候,猛听见一声脆响,人们都朝一个地方看,看见一只半人高的花瓶已经碎伏在地。梅珊说我发现你这两天脾气坏了,忍住笑只听是不是身上来了?

颂莲说这跟那个有什么联系,吟唱道我那个不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又去了。梅珊说聪明女人这事却糊涂,同学们都强他一字一板拖腔拖调地这个月还没来?别是怀上了吧:颂莲说没有没有哪有这事?

梅珊说你照理应该有了,忍住笑只听陈佐千这方面挺有能耐的,晚上你把小腰儿垫高一点,真的,不诓你。吟唱道颂莲说梅珊你嘴上真是没栅栏亏你说得出口。

(责任编辑:天鹅所有种)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iphone秒抢微信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