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翻译速记 > "你们安分一点吧!"一直不开口的李宜宁开口说话了,一开口就这么冲:"你们不联名,流言已经够多的了!你们还嫌不够,对吧?" 与别的乍入宫门的女孩不同

"你们安分一点吧!"一直不开口的李宜宁开口说话了,一开口就这么冲:"你们不联名,流言已经够多的了!你们还嫌不够,对吧?" 与别的乍入宫门的女孩不同

2019-09-26 20:22 [法律] 来源:锅包肉网

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  书籍的一去一返也是一个历史掌故了。

已故的荆州都督武士的女儿、点吧一直不多的了你们对十四岁的女孩武媚娘以美貌文才奉召入宫,点吧一直不多的了你们对这是她传奇一生的真正开始。假如有人能找到贞观十五年的宫女名册,也许可以看见宫廷画师为才人武照画的画像,是一个宽额方颐蛾眉凤目的女孩,与别的乍入宫门的女孩不同,她的脸上没有笑容,一半骄矜遮掩着另一半忧伤。皇城的红墙把十四岁的媚娘与外面的世界隔断了,开口的李宜从掖庭宫的窗户里可以看见雾霭蒙蒙的终南山,开口的李宜可以看见乌鸦和野雉在树梢上飞来飞去,但是媚娘看不见嘈杂的繁华的长安市井,看不见她的清寒之家,也看不见她的母亲和兄弟姐妹了。像许多初入后宫的宫女一样,媚娘也常常泪水涟涟,掖庭宫漆黑的夜空和冷淡的阳光都会诱发她的哭泣。那些寂寞难捱的昼夜,媚娘静坐于孤衾薄被之上,凝视着自己手里的一只紫檀木球,从木球上散发的是她所熟悉的那股幽香,它熏香了锦带罗裙,与女孩特有的乳香融为一体,那是媚娘的母亲与姐妹啧啧称奇的香味。从木球上可以看见她的十四年时光是如何漂泊如何滚动,最后在阴暗潮湿的帝王后宫静止不动了,媚娘为深邃的不可预测的宫中生涯忧虑重重,事实上她的哭泣缘于一种无所适从的迷茫,与那因为思亲而夜半哀哭的小宫女不尽相同。是寒冷的时有风雪的冬天,但十四岁的武才人在掖庭宫的一隅含苞待放。那些早晨媚娘长时间地对镜梳妆,铜镜中的女孩手如荨黄、肤如凝脂,无须红粉胭脂的任何修饰,窗外鸟声啁啾,隐隐地可以听见终南山樵夫砍柴唱歌的回响,狭窄的永巷里有人匆忙而杂沓地通过,那是前往内宫侍奉早朝的宫人,他们每天早晨像鱼群游进嘉献门,黄昏后提着宫灯返归掖庭的每一间陋室。每天都是这样,媚娘知道那也将是她的生活。窗外的宫女们一颦一笑都有着相似的美丽或者相似的木然,不管是谁,她的豆蔻年华都可能是一注流水,在永巷的这条石板路上年复一年地流失。媚娘记得两个古怪的只在晴天里出现的白头宫女,她们坐在一起晒太阳,苍老的脸颊因为沉重的粉妆而显得阴森可怖,她们总是在抬头观望天空,只要空中飘过一朵云彩,两个人就会惊惶地抬起凳子躲进室内。媚娘对两个白发宫女充满好奇,她问别的宫人,她们为什么怕云?宫人回答说,不是怕云,是怕雨,她们相信雨会把她们的皮肤淋坏了,媚娘觉得那两个老宫女的想法很荒唐但也很玄妙,她忍不住地悄悄跑到她们的窗前。从残破的窗纸里显现了另一幕后宫风景,它使十四岁的媚娘猝不及防,几乎发出惊叫之声。姓关的老宫女坐在便桶上敲击着一付木鱼,而姓陈的老宫女正在一件件地解开她的肮脏的裙衩,媚娘看见了老宫女干瘪的松垂的乳房。她的一只手在搔痒,另一只手在搜寻亵衣上的虱子,把它们扔在炉子里烧死。

  

媚娘返身想走,了,一开口流言已经够但她的偷窥无疑已经被发现了,了,一开口流言已经够姓关的老宫女突然把手里的木鱼朝窗户上掷来,你在偷看什么?你想让宫监来剜掉你的眼睛吗?姓陈的老宫女却在里面粲然一笑,她对窗子说,别来偷看,我年轻的时候比你美出百倍,高祖皇帝宠幸过我八次,你呢,你被宠幸过几次?初入后宫的媚娘花容失色,她捂着嘴奔回她的居室,似乎从一个噩梦里苏醒过来,她有点懊悔自己的冒失,本来她是可以把两个白头宫女视若草芥的,她跟她们有何相干呢?就像池中残荷和岸边新柳,它们本来形同陌路,属于两个不同的季节。掖庭官执事的宦官们热衷于议论宫女们的前景,当时他们对于才人武照的印象不过是聪颖过人和傲视群芳而已,鉴于天子太宗对柔弱温婉的嫔妃的偏爱,他们猜测才人武照受天子宠幸不会超过三次。而有关此项的记录后来果然印证了宦官们的猜测。一次是在武照入宫后的第二个月,另一次则是十年以后太宗征战高丽回宫的那个夜晚,疲倦而恍惚的太宗在就寝前把替他更衣的武才人拉上了天子龙榻。那时候武才人已经二十五岁,宦官们扳指一算,才人武照的两次临幸恰恰间隔了她的如花年华。才人武照在太宗时代并没有像花朵一样含露开放。那些曾经漠视她的宦官们绝没有想到时移事往乾坤扭转,就这么冲你掖庭宫里的才人武照后来登上了帝王的金銮之殿。后宫数年媚娘看见了自己是如何屈卧于时光之水上沿宫墙漂游的,不联名,无数个黑夜媚娘向她父亲武士的亡灵合掌祈祷,不联名,父亲,扶我起来,别让我漂游得太快,别让我漂游得太快。她害怕黎明后从窗棂里漏进的淡蓝色晨光,天一亮意味着昨天逝去,寂寞的一天又将像风扫去她的一片青春绿叶。没有人看见过武才人创造的滚木球游戏,她在地上画了一个个小白圈,那是她给紫檀木球规定的好运落点。武才人紧闭门窗,在幽暗的陋室里滚动那只紫檀木球,她想像白圈内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好日子,她要小心地让紫檀木球停留在那里。事实上武才人的木球有许多次停在了小白圈内,但是好运似乎迟迟未见,也许它已经擦肩错过,也许它只是一个虚幻之梦,这种孤独的游戏为武才人消遣了许多枯寂的时光,却也使这个敏感多思的女子扼腕伤神。

  

媚娘记得天子召幸是一个春雨初歇的日子,还嫌不够,早晨她被一阵梅花的清香熏醒,还嫌不够,睁开眼睛却不知梅香来自何处,掖庭永巷不植花卉,梅花都在远远的甘露殿下盛开。十四岁的少女迷信所有美好的征兆,她怀着一种湿润的心情静坐卧榻之上,恍惚地期待着什么,到了暮色初降时她期待的事情果然来临了。宦官们抬着一只红漆浴盆停留在门前,后面还有人抬着一桶热水,有宫女用红色皿器托着几枝香草,那群人就站在武才人的窗前朝里面张望着,媚娘听见了掖庭令尖厉的夸张的传旨声,赐才人武照沐浴。这个瞬间媚娘双颊飞红,泪水却夺眶而出。她将手指紧紧按住双唇,似乎是为了防止接旨的回应变成另一种喜悦的呐喊。沐浴于香草清水之间,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媚娘依稀想起母亲杨氏望女成凤的絮叨叮咛,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母亲说进了宫门你别想我,别想任何人,你要天天想着皇帝,皇帝龙目会看见你的一颗忠敬之心。媚娘想皇帝也许看见了自己对他的忠敬之心。

  

沐浴、点吧一直不多的了你们对更衣和上妆,点吧一直不多的了你们对这些寻常的事情现在是被老宦官们所操持的,他们琐碎而不厌其烦地吩咐媚娘如何面对龙寝之夜。媚娘恍恍惚惚地允诺着,但她没有记住他们说了什么。她只记得初更二点月色清朗,夜幕下的皇城反射着一片暗蓝色的微光。她像一只羔羊被宦官背进了嘉献门,跟随着四盏红绢灯笼朝甘露殿移去,她记得红绢灯笼的光晕小小的,圆圆的,它们恰恰聚敛了一个小宫女模糊而热切的梦想,那个夜晚有风突如其来吹乱她的白色裙裾,是洋溢着梅花清香的夜风,它让十四岁的媚娘心跳不止,恍惚是在梦中飘游。媚娘记得太宗皇帝的天子仪容,一个蓄须的微胖的中年男子,黑黄色的有点浮肿的长脸,鹰鹫般锐利而明亮的眼睛,双鬓已经斑白,他的额头上始终奇怪地扎系着一条黄色缎带。媚娘记得天子之躯所散发的气息超然平淡,但是天子的手巨大而沉重,它像铁或者象冰从她颤索的身体上划过去,熟稔而潦草地划过去。媚娘在痛楚中看见天子以他神圣的下体把她切割成两个部分,一半扔出宫墙之外,另一半在龙榻上洇出鲜浓的血。母亲杨氏曾经告诉媚娘,亡父武士早年与太宗皇帝有过交往,天子知道你是武士的女儿,也许会给你一份额外的恩宠。媚娘记住了母亲的话,但当她在甘露殿之夜鼓足勇气提到亡父的名字后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太宗慵倦的回答使她立刻陷入了窘境。武士是谁?名字很耳熟。太宗无疑是厌烦这类问题的。紧接着他真的想起了媚娘的父亲,太宗说,我记得他是个贩木材的商人,靠百两银子买了个朝廷命官。

媚娘记得她被宦官背出甘露殿时失望和屈辱的心情,开口的李宜她后悔自己在千金一刻未能赢得天子的欢心,开口的李宜她怀疑关于亡父的话题是愚蠢的不合时宜的,也许天子最忌讳触及他的弑兄逼父的往事?直到后来,当媚娘在后宫枯度十余年时光的那些夜晚,她多次审视着甘露殿之夜自己的错失,错失也许就在这里。假如她横空出世的梦想无法实现,也许就是因为这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错失。多少年以后李淳风去洛阳拜见女皇时描绘了当时太宗秘召的情景,了,一开口流言已经够李淳风言称他的劝谏释除了太宗滥杀武姓女子的欲念,了,一开口流言已经够言语中暗示了他对女皇安度危机的功绩,但是所有黑暗凶险的宫廷往事都已被女皇视为岁月浮云,女皇打断了李淳风的话题,她说,是我保佑了我自己,而你李淳风的功绩在于你制造的黄道浑仪,我当初在先帝宫下的时候就见过黄道浑仪,见过它我知道了什么是天,什么是地,我知道了我就是那颗太白金星。

那人已在深宫之中。左武卫将军李君羡被贬为华州刺史的内幕鲜为人知,就这么冲你那个年轻的军官因为他的官爵和乳名都与武字沾边遭受了灭顶之灾,就这么冲你太宗把他想像为《秘记》中预言的女王武氏,这让许多熟详内情的人感到奇怪。那些人在几十年后仍然提到李君羡是一个枉死的冤魂,神明的太宗皇帝也常有百密一疏的错误。媚娘在内文学馆的书案前听说了李君羡被冠以谋反罪处死的消息。这个消息使她错愕,她与李君羡素未谋面,她不知道区区华州刺史何以谋反,是才人徐惠告诉她李君羡就是宫里坊间所传说的篡朝者。媚娘记得她当时对徐才人莞尔一笑,粗卑小吏何足挂齿,不过是谁的替罪羊罢了。李君羡是谁的替罪羊?其实才人武照对此只是一知半解。才人武照年方二九,在掖庭空地的秋千架上,在内文学馆的诵读声中,她的眼神飘忽迷离。而在两仪殿或甘露殿的丹墀金銮前,才人武照侍候天子的姿态典雅熟稔,一丝不苟,太宗日见疲惫的目光偶尔掠过她的手她的身体,太宗知道她是武姓之女,但是围绕身边的红粉鬓影常常是太宗所忽略的人群,他从未想到被诛杀的李君羡只是这个深宫怨女的替罪羊。柔弱的熟读诗书的才人徐惠曾与媚娘毗邻而居,但是两年以后徐才人就迁往嫔妃们的另宫别院了,天子之宠使徐才人得以越级升至婕妤之位。也使掖庭宫剩余的八名才人感到妒嫉和失落。徐惠搬迁的那天媚娘在永巷里与她执手话别,但是转身之间泪已经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媚娘于是以绢掩面匆匆地从徐惠身边跑回自己的屋子。徐惠惊异于武才人那天的种种失态,她看见武才人踉踉跄跄地在永巷奔跑,听见她关门的巨响和门后爆发的裂帛般的哭泣。几天后婕妤徐惠与才人武照在两仪殿下再次相遇,不联名,徐惠发现媚娘已经复归平静,媚娘双颊上的红晕和朱唇边骄矜的微笑使她看上去判若两人。

还嫌不够,在那里过得好吗?媚娘问。也没什么好坏之分,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只是多了几个秋千架,多了几个小太监侍候。徐惠说。除此之外你祈望什么吗?媚娘又问。

(责任编辑:勤政亲民)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iphone秒抢微信红包
随机内容